期末考试命题文件《独爱这方天地》梁若涵

时间:2019/7/3 21:16:27 赞:0 踩:0 阅:3026 标签:独爱这方天地

独爱这方天地

梁若涵

    泼墨拂过一纸张扬,点染细节处的流光。

    小时候我待在乡下姥姥家,同龄的孩子不少,能玩得来的却不多。而三阿公喜爱书画,这是村子人尽皆知的。于是我总是跑去三阿公家,要一把他木抽屉里的水果糖,再看他在雪白的宣纸上一树红梅。

    姥姥家和三阿公家隔着隔着一条窄窄的水渠和一方小小的麦地。我总是绕开麦地边上几棵刺人的花椒树,飞快的溜进堆了玉米棒子的小院里。日子久了,门前拴着的大黑狗也渐渐不对我吠了。

    三阿公倒是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他的子女都在城里,他不愿离开,一个人待在村子里多少有些冷清。于是每次我来,他都会把书房里那一方小案搬到屋外,手把手地教我用玄色的水墨勾勒华彩。用他的话来说,我比他那叫楠楠的小孙子懂事多了。

     我的第一幅画是一棵皂角树。满纸的赤黑看上去杂乱无章,枝条树干更是无从说起。我满心烦躁就要掷笔,三阿公却笑的眉不见眼,连声说好。我心知自己丢人现眼,便只能更用了心观察他笔下的蜿蜒。

    后来我总是在三阿公的院里作画,明净澄澈的天,轻灵温暖的风。午后的阳光将石榴树苍劲的枝干的影子描摹在画上,又点亮了乌黑的笔尖。

     我回到城市上学前,三阿公送了我一副画。是一棵郁郁葱葱的皂角树下站着一个小女孩,枝叶微动,裙裾微扬。三阿公告诉我,画画不能只顾着蘸墨,也要记得加水,这样才能层次分明,虚实有致。我看着画中淡彩浓墨疏条交映的皂角树,只觉得整个人生都被画进了这一纸泼墨中。

     再后来学业重了,我很少再作画。但有时在一个灯火喧嚣的夜晚展开宣纸,看淡墨晕染开来,我只觉得往事仍在眼前,如永不褪色的千年画卷。

    世事无常,人声扰攘,而我独爱书画,独爱用笔尖刻下风雨虚实,人生浓淡。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