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风》刘晨昕

时间:2019/11/21 15:41:13 赞:0 踩:0 阅:5094 标签:穿过心灵的风

穿过心灵的风

刘晨昕

仲夏,我坐在煞白的病床静静的看向窗外。夏日燥热的风扑面而来,使我的心愈加烦躁。中空的四方体建筑像一个迷宫,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向下看,只能看见丑陋不堪的水泥地。不分昼夜,不分晴雨,我只在这个压抑的,与世隔绝的“小世界”里沉沦。

那时,刚做完手术。发烧,疼痛让我晕头转向,时间,温度的变化不大记得了,只感觉有过不完的白昼。心头的烦躁与愤怒愈发的强烈,就连同住的姐姐也变得不顺眼起来。

同住的姐姐是一个温柔的姑娘。她眉眼弯弯地,笑起来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加上嘴角浅浅的梨涡,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想亲近的感受。她出了车祸,而她是单亲家庭,她妈妈平时一天只来一次。因此,我们总是喜欢在一起闲聊。“你上初三吧。”“是呀,现在上不了学,烦死了。”“没关系,课能补回来,身体可不能……”就这样,我俩成为 彼此无聊的医院生活中的一点慰藉。

 那天下午,姐姐突然提议要出去散心。于是,妈妈推着我,护士推着姐姐在医院里散步。夏日的风凉爽澄澈,两颗星子在深远的夜空中浮动着。我望着远处医院的围墙,那种空洞乏味的感觉再次浮现。我轻叹一声。“怎么了?”姐姐微笑着回头看我。“没什么,解释有点难过。我的同学现在应该在充实的学习吧。”我轻描淡写地说。

“你看那两颗星星,即使相距有几万光年,却仍然有引力在羁绊着它们”姐姐突然说,“所以你和你的同学一直在一起。”我沉默着。“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姐姐又开口道,嗓音柔和美好,“我爸和我妈在我初三那年离婚了。那时日子多苦呀。我妈要给我交学费还要承担两个人的吃穿。我当时不懂事,和我妈吵,嫌她不管我的学习。可我哪知道我妈每天做兼职做到凌晨两点,每天只睡4个小时……”我们都沉默了。她又开口:“这些困难呀,在亲情、友情面前什么都不是。羁伴,是人们心中最大的力量。”风依旧在吹,吹散了我心中的迷雾,吹开了这几日以来笼罩着我的郁闷。吹迷了眼,吹开了心。

从那以后,我认为“羁伴”是这世上最美的词语。南风初起,风归吾巢,风吹出了我心中的“羁伴”。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