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风》梁若涵

时间:2019/11/21 15:42:41 赞:0 踩:0 阅:5814 标签:穿过心灵的风

穿过心灵的风

梁若涵

十二岁那年,我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两腿的软组织挫伤导致我只能暂时休学。父母要照顾年幼的妹妹,又忙于工作,只能将我寄养在乡下的姥姥家。

那时我面临小升初的迫近,却只能摇着轮椅在萧索的荒村里游晃,亦或是捧着书无味的坐在屋檐下,感受希望被绞在绳索里挣扎。

我终于厌烦了,决定去原野上转转。谢过了姥姥陪我去的好意,我独自坐着轮椅走上那条发白的路。风有些凉,春光淡荡。身侧是广阔的荒原,农田很少,只隐约看得到零星的青绿。路旁白榆的枝叶在风中轻颤,洒下一方晃动的灰光。

我向前走着,忽然见到一片树林,没天隐山,幽林穹谷。我叫不出那些树的名字,只觉得整颗心浸满了温暖的绿意。我小心翼翼地将轮椅停在一棵树下,抚上那粗粝的树皮。空气湿漉漉的,风也轻柔起来,仿佛将北方粗冷的世界隔绝在外。我有些疑惑于这片树林突兀的出现。

“好看吗?”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吃了一惊。猛的回头,却见一个老妇人笑着看向我。她长得似有种别样的诗韵,眼昏似秋月笼烟,眉白如晓霜映日,老迈而又柔和。“这是我家老头子和我花了十年种出来的,”她有些怀念地道,家乡话被她念出些温柔,“那时还是些瘦弱的小树苗啊。”

我愣愣的,不知该如何接话。老妇人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苍翠的树木。“那... ...你们为什么要种树呢?”半晌,我轻轻地开口。老妇人又看了看我,笑道:“那时候我家老头子生了病,我本来只想多种几棵树让他开心点,没想到他硬生生吃了八年药,种了八年树。前两年,刚走。”我有些愕然。老妇人不发一言,沉默的站着,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

我怀里揣着两颗老妇人塞给我的青梨,摇着轮椅踏上了归途。风从天穹深处席卷大地,穿过山川河流,平原铁轨,以及城市浩瀚缥缈的灯火,穿过了渺小的我,旋转飞舞直奔地平线尽头。身后的树林在风中震颤着,枝条与密叶相撞,发出暴雨般的声响。

我打了个寒噤,觉得那阵风似乎留下了什么在我心里。我蓦地为先前的消沉惭愧起来。老妇人的话犹然响起,“想种树,无关老了,病了,人会死的,总得留下点什么。累点儿有啥,心好着就行。”

我加快了速度,摇着轮椅向小路尽头的村落驶去,决定回家把课文背完。春路如描,微风过境。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