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多“蠢坏”

时间:2020/1/14 18:08:16 赞:0 踩:0 阅:1488 标签:澳洲大火

最近,有一篇稿子爆火。


名为《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


看这燃点满满的标题,都能想到阅读不会低。


爆了。阅读数和点赞数都超过10万。


网上流传的后台截图显示:截至1月12日上午,文章阅读数已经超过2300万,点赞数超过30万。超级爆款。


1.jpg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篇稿子却有三个很打脸的硬伤问题。




首先,不同于文章里的赞美,真相是:对这场火灾的审视,从来不是“牛逼”。


相反,是作为重大教训来反思。


那场大火产生于1987年5月6日,因此被叫做“5?6”特大森林火灾,当时,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和塔河4个林业局所属几处林场同时起火。


事后查明,起火点事后认定有五个,都是人为原因造成。最重要的起火点古莲林场,肇事者汪玉峰,系启动割灌机引燃汽油。另四个起火点,都是野外吸烟造成。


这5起山火,6日起火,7日就基本扑灭。结果大家认为万事大吉,在7日中午后迎来西北风,暗火死灰复燃,最终引发特大火灾。


其当时造成的损失是:193人葬身火海,5万余灾民流离失所。


这是新中国成立来,毁林面积最大、损失人员最多、损失最惨重的森林大火。


《中国青年报》特派记者发现:火灾的发生与蔓延,与官员们官僚主义作风有分不开的关系。


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山火还在烧时,漠河县却让县里各单位派人打扫市容卫生,迎接上级领导视察。


还有:漠河县城废墟中,竟有一栋红砖瓦房得以幸免。经查里面住着县长一家和消防科科长一家。群众举报说,是消防科科长用消防车和推土机保下了这栋房子。


《人民日报》补充了这样一个荒诞不经的细节:为给县长家打隔离带,居然还推倒了两件没有起火的民房。


中青报总结说:这次大火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


 “是我们——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我们僵化的体制,也使得我们成为官僚主义。这场大火,对我们是不烧死的烧死。”


这组报道共三篇,标题分别是《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人们将之称为“三色报道”。


2.jpg



3.jpg

4.jpg

这场火灾后,举国震怒,中央进行了严厉问责。


1987年6月6日,国务院召开全体会议,撤销林业部部长杨钟的职务。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继续追究责任,撤销林业部副部长董智勇职务,并责成黑龙江省政府深刻检查。


拿出这样的事以自嗨,我不知道,对不对的起历史?




再来说消防事业。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去年3月30日,才发生的30名消防员壮烈牺牲的重大悲剧。



5.jpg

 

当时,舆论有深刻的反思。


从我国消防制度历史陈疾,到人员经验不足、职业化不够的种种因素。其导致了目前消防人员很多人实战经验欠缺,却被贸然送上前线的风险,伤亡几率也便大大增加。


这样的悲剧很多了。


仅在2018到2019,就发生过多起年轻消防员牺牲的新闻。








 

凉山这起悲剧,就发生在我国消防员职业化的“过渡期“。


为什么要推进职业化?正因为之前的机制存在问题,是要深刻反思,暨须改变的。


尽管从2018年年中就开始推进相关工作,但是落实还需要时间,包括如何加大资金投入、实现精细化管理,形成新时代新机制下的战斗力,让未来的人们还愿意、敢于从事这个高危职业,这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


当时我们写了这样的话:


只有让过往悲剧成为教训,成为前车之鉴,才能构成逝去生命的最大价值,才能实现对未来更多生命的挽救。如果可以化悲痛为力量,那么这力量,就是痛定思痛、改写未来的力量。


可以说,在消防职业化的道路上,我们还远远没有走到位,需要的正是谦逊、审慎的态度。


在这种现实下,以负重前行、还有诸多问题未解决的消防事业,自嗨自满,合适吗?对的起那些被烈火吞噬的生命,留给我们的警钟吗?


我们能够直面,并豪气回应一线消防队员及他们的家属:我们做的,足够“牛逼“了吗?




再来说,幸灾乐祸本身的逻辑。


我很难理解:当一个人在马路上摔伤,我们可以同时抱以同情,另一边却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我觉得,这两种情感是很难并存的。即使并存,也很扭曲。


而且,这种自嗨并不高明。


不管在哪一国,什么时期文化里,包括我国古代传统,“幸灾乐祸“都不是一个好词。


想象一下:


如果我家漏水,邻居家里开PARTY,庆祝自家不会发生这事故,我该如何看待这样一个邻居?


如果你家孩子正生病,有家长过来一出口就是:看了你家孩子可怜,我才知道我家孩子身体健康多牛逼。一边嗨的不得了。


未知你是否会建议该家长去吃药?


很多问题,简单化来看,荒唐性显而易见。放在宏观视野下,就傻傻分不清了。


当下,国家领导人正提出构建“命运共同体“。试问何为”命运共同体“?


《人民日报》在一篇社评中这样说:人类已经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利益高度融合,彼此相互依存。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是……以天下大同为目标……开辟出合作共赢、共建共享的发展新道路,为人类发展提供新的选择。“


既然要打破藩篱,必然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别人的灾祸,也是我们的悲伤。


我们倡导打破一堵墙,却有一些声音使劲要竖起一堵墙。我不知道,这些人的“大局”意识、家国责任,体现在哪里?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