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吃不起”车厘子,蔡莉女儿狂买爱马仕?

时间:2020/3/29 10:31:13 赞:0 踩:0 阅:1115 标签:武汉

第一章

疫情远未结束,反思尚未到来。


继《南方周末》发文后,《环球时报》再发重磅报道,揭示一系列让人头皮发麻的细节。


1.武汉首例新冠病毒肺炎确诊患者,系去年12月1日发病。


2.同月16日,武汉中心医院接诊一位华南海鲜市场的发热病人,22日送到院呼吸科,作了肺泡灌洗,样本送第三方检测机构测序,确定为冠状病毒。


3.从12月28 到29日,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共收治4名海鲜市场的疑似病人,共同特点是肺部CT呈现磨玻璃样病变,伴发热,与平时的社区获得性肺炎不同。显现传播迹象。截至12月29日,武汉中心医院共有7例疑似病人。


4.一线医生就冠状病毒信息,找医院核实,被回应纯属谣言,并要求医生辟谣。尽管检测发现高度疑似SARS,不许医生自我防护。除急诊科、呼吸科和ICU医护平时就会佩戴医用口罩,其他科室医护不许戴口罩。


5.1月3日,几位戴口罩的科室主任被开会批评。李文亮被医院相关部门训诫,原计划要被开除。医生人人自危,互相告诫,不要和领导对着干,不要戴口罩,不要乱说话,否则会被开除。


6.李文亮和梅仲明两位医生在1月上旬被某82岁患者感染,两位医生均是在不许戴口罩情况下接诊病人,后出现咳嗽、低热、乏力症状。院方明知二人被感染,未及时安排他们转传染科住院,反让他们住进眼科自己病房。且仍未给眼科医生提供防护,要求他们继续照常上班。


7.据《南方周末》信息,该院最终200多医护人员感染、4人牺牲(眼科副主任梅仲明、眼科医生李文亮、眼科副主任朱和平、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4人靠仪器维持生命。成为武汉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由于大量医护人员感染,还出现大量医护家属被感染。这些医生一边一线战疫,一边为被感染家人找床位。因迟迟得不到救治, 2月前三个星期,超声科有位年轻女医生,她奶奶、爷爷、公公先后去世。一个家被毁,还要擦干眼泪继续冲锋。


8.13日,武汉卫健委传达精神,需经院、区、市、省四级逐级排查检测后,并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上报病例信息。这个“慎重上报”,在武汉中心医院变成了“尽量不报”。


9.医生回忆,1月初,医院就叫停对不明原因病人的病毒检测,并“接相关部门通知指示”,当有发烧、咳嗽症状病人来看病,又查不清楚病因时,不许给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许拿样本找第三方检测。


10.1月上旬,可疑病人数量明显增多。面对大量涌入可疑病人,院方不允许医生按“不明原因肺炎上报”,甚至不许诊断为“病毒性肺炎”,只能诊断为“肺部感染”。1月下旬,院方再度要求,只能将收治入院的病人上报,门诊发现的疑似病人一律不报。而实际该院一整天单科室发现的疑似患者,比武汉卫健委公布的全市数据都多。无法住院的病人只能回家隔离服药,“漏报”人数无法统计。


11.1月中旬,中心医院仍不许医生穿防护服,医生只能偷穿白大褂里。所幸领导不到一线巡视,也没有发现。防护服成为标配后,医院无法提供足量防护服。2月初,院领导以“不符合红十字会要求”为由,拒收一大批募集到的防护服等物资。


12.1月26日,国内多家企业捐赠红十字会,设立专项救助基金,能为确诊医护人员提供10万元、殉职医护人员提供100万元的资助。武汉中心医院为避免“太多人确诊影响声誉”,不愿为受感染职工盖章证明,直至红十字会联系医院后施压,医院被迫盖章。


第二章


12个细节,字里行间只看到四个字:


草菅人命!


未知,何以面对那些冤魂的在天之灵?


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中心医院掌舵人蔡莉,3月8日在镜头中比V的画面。


据说,这是她首次去看望一线人员。


未知是否心中有愧,她站在四人中间,胜利的手势最为羞涩,更像一个扭扭捏捏的角度歪了的剪刀。


640.webp.jpg


但在往日报道中,蔡莉并非这样的气场。


她是一位豪气吞云天,“敢言直言善言、真为能为有为”的“巾帼英杰”。


2017年3月24日,武汉《长江日报》刊登市委组织部对76名公务员的通报表扬,其中就有蔡莉。


表扬词说:


她坚持原则当好参谋,实事求是甘于奉献,严守纪律规矩,处事冷静,善于解决复杂问题。她致力打造人才创新服务平台,关爱党员、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为卫生计生事业发展集聚力量。积极创新党务工作,“党建十佳品牌”成为党务业务互促共进的生动实践。她勇于开拓,建立适应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作出积极贡献。

640.webp (1).jpg



当时她是武汉市卫生计生委组织人事处(统战部、离退休干部处)处(部)长,就在被荣誉表彰的3个多月后,2017年7月21日,被任命为武汉中心医院委员会书记。


到岗之后,她厉兵秣马,《武汉市中心医院2019新职工岗前培训完美收官》的新闻稿中,对全体新职工提出三个要求:一是讲政治,二是勤学习,三是守规矩。


同年9月11日,蔡莉在《健康报》发表署名文章《先进典型领航 红色引擎驱动》,大谈:


以先进典型为切入点和突破口,大力繁荣“红色文化”,发挥先进典型的引领示范作用,带动党员和群众见贤思齐,积极投身建设健康武汉、服务群众健康的实践,推动了医院各项事业快速发展。


第三章


考验如火,正在淬炼真金。


谁是真金,谁是纸金,火一烧就知道了。


疫情发生后,蔡莉最著名作为就是作为院领导,训诫艾芬、李文亮这样“不听话”的医生。


这是极为诛心的三个排比句:


你视武汉市自军运会以来的城建结果于不顾!


你是影响武汉市安定团结的罪人!


你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在场其他医生对《南方周末》回忆说,“把我们主任(艾芬)”吓得不轻。


而在1月3日,医院又组织中层开会,要求“管住自己,管住自己的家人”,戴口罩开会的江学庆医生被批评(后因感染新冠肺炎牺牲)。


江学庆牺牲后,他的会议纪要在网络上广泛流传。


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这样的关键词:


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不宜使用“新型冠状病毒”、没有人传人证据。


另有:讲政治、保密纪律、不准到处乱讲乱谈等。


640.webp (2).jpg


领导的“敢言敢为”,究竟是什么结果,我们现在都看到了。


第四章


风光的另一面,被越来越多披露出来。


迟迟不去一线的蔡莉,3月初被卫健委命令,必须24小时呆医院后,立即给自己安装了床、淋浴设备。


因为怕冷,还装了浴霸。


有知情者更举报,蔡莉女儿成绩不好,却能进入当地最好的中学,并是最早在武汉开宝马7系、出入奢华场所的官二代之一。更有网传,蔡莉将其女儿送到国外野鸡大学,读完本科研究生,后将其安排到汉江大学做老师。其女儿曾称,她家除了她母亲,其他人均为加拿大国籍。


这些信息,我没有查到官方报道,但验证到2018年8月,当地媒体“武汉潮生活”却无心透露了一个侧面。


640.webp (3).jpg


这篇稿件采访了蔡莉的女儿——双语主持人、法语教师刘畅(英文名Windy)。据说又是一位炫富狂魔。


节目的重点,是“精致女人”Windy的包包,“精致”如下: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这些信息,引发了许多激愤与不解:


她的工资、她妈妈的工资买的起爱马仕?撑得住她这样的炫富?




第五章




讽刺莫过于此。


说“一个健康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的李文亮,倒在了不许戴口罩的“正确”里。


兢兢业业的他,面对车厘子调侃“吃不起”。他并非真吃不起,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自力更生,面对物价要做理性的权衡。


640.webp (6).jpg



而只关心“正确”,并在疫中竭力捍守“一种声音”的蔡莉,却成了冠状病毒神队友,安然畏缩在后方,冲战士后背放枪。


这样的“影帝”竟大红大紫、叱咤风云,俨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和女儿莫名的骄奢生活,财富至今成谜。那支撑她威风八面的权力,经得起检阅吗?


媚上者,必然欺下。这样的规律,被此次疫情的照妖镜,再度照射得淋漓尽致。而更令人扎心的,是其中的“逆向淘汰”,暗示出怎样的“适者生存”?


但我们更关心,我们当如何做?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人们日复一日,在他的肖像面前,送上永绽的鲜花。


有的人活着,灵魂已死,是为行尸,人们日复一日,在他的名讳下,留下口水、嘲讽与怒骂。


审判已经开始。


锤音终将落下!


作者:酌月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