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石油原董事长沈浩贪腐清单曝光

时间:2020/10/7 22:22:36 赞:0 踩:0 阅:837 标签:沈浩

被查一年多之后,延长石油原董事长受贿详情近日被官方披露。


据12309中国检察网发布的《沈浩受贿案起诉书》中所述:


2003年至2017年,沈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999.2377万元、美元105万元、英镑13万元、港币10万元、加元3万元、欧元36万元。


折合人民币超2000万元,其中仅黄金就收了14斤。


因被告人沈浩自愿认罪认罚,检方建议判处被告人沈浩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第一部分


说起沈浩的落马,“千亿矿权案”是绕不过的关键事件。

2008年11月14日,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签署《协议书》(中化益业投资),约定陕西益业向延长石油转让目标公司“中化益业投资51%股权”。

协议第五条约定:延长石油认可目标公司“中化益业投资”总体评估作价2.69亿元人民币,未对目标公司委托评估。

事实上,2008年6月3日陕西运华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化益业投资审计结果为净资产1.4亿元。

延长石油花数亿元到底买了些什么?

就是一个未建成的办公楼和两个几百米深的煤井。

这些资产总价值不到2000万元,并且没有付款。

工程款亦是由延长支付(其中包括工程建设费用2000多万元,勘查设计费800万元,土地款1000多万元,办公管理费1000多万元,给中化益业能源借款650万元等)。


第二部分


了解陕西煤炭及石油发展的人无人不知沈浩的名讳,他的轶事传遍了三秦大地。


然而第一次让人觉得此人不一般,是因为轰动了世界的“1128铜川陈家山矿难”!


166名矿工瞬间被夺去生命。


此时,沈浩任陕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但只因他将1.3亿元矿务局建设工程包给时任陕西某领导的弟弟和侄子,所以一直被包庇而迟迟不予处理。


直到时任总理批示后,沈浩才被记行政大过,党内警告处分。但谁曾想,时隔不到一年半,沈浩就升任陕西省煤业集团任董事长。


陕西煤业集团掌控着全省煤炭资源的划拨权。


利用职务之便,浩沈又将神府13.6平方公里的富煤资源无偿划给了上述领导的弟侄。


由他们出让区块赚钱,按当时的市值转让利润可达1.5亿元以上。


也正因如此,时任领导调离陕西的前一天,沈浩又被调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掌控陕西第一大企业第一大资源。



第三部分


调任延长石油后,沈浩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据知情人士透漏,沈浩每到一地,就让干部职工夹道欢迎,锣鼓喧天,甚至配备军乐队,声势浩大,形式豪华。


不仅如此,宴席场面更是宏大,气势夺人,少则十来桌,多则三十桌,还邀请由酒男歌女唱歌陪酒助兴。


据延长内部员工讲,沈浩个人能力强,很会说话办事,但疯狂为亲朋牟利逢迎上司可算得上惊世骇俗,集团内重要板块、重要岗位上都是自己人。


2008年2月,在沈浩的推荐下,袁某某被任命为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为表示感谢并继续得到关照,2009年春节、2011年春节、2012年春节,袁某某分三次以拜年为名将价值98万元的奥运纪念金盘1个、美元10万元送给沈浩。


沈浩均笑纳。


不仅如此,其妻子公开打着沈浩的旗号给下属企业领导打电话介绍朋友索要工程,短短几个月已牟利上千万元。


在金钱的腐蚀下,沈浩又以协调工作关系为名,把原延长油矿管理局老8矿每吨原油提取100元给地方政府进行补偿,其目的是用来协调解决油区道路和布井位时与当地政府减少摩擦。


但实际情况是:3亿元地方政府的补偿款和1.5亿元的修路费已全部给到位,集团换回的仍是油区道路不能修整,井位布不下去,农民照样阻挡,只是把沈的七姑八姨及朋友的工作在油区所在的县安排了二十多个。


据说,沈浩上任不久,就提出要在陕北靖边搞石化工业园区,并任用了一名和他在煤业时就一直有交情的个体老板为筹建处领导。


为了取悦省上领导和集团各板块,各大媒体大肆宣传,其结果呢,提拔他的领导高兴了,这个个体老板赚了个盆满钵满,但工业园区依旧是纸上谈兵。


不仅如此,沈浩在煤业当董事长时,南方一周姓老板在上海南京路给沈浩买了一幢500平米的别墅,所以周老板一直和煤业集团做生意。


沈到石油集团后,周老板又跟到石油集团,经沈做工作,他把吴起、定边、靖边、永宁、西区、杏子川等十多家采油厂的洗井生意全部统揽。


仅这一项,年收入超亿元。


第四部分


而在项目合作、工程承揽等事情上,沈浩胆大妄为的并不止上述事件。


这一点在《沈浩的受贿案起诉书》中可见一斑。


2011年7月,为谋求油气资源开发合作,贺某某请沈浩给予关照。


沈浩应允,贺某某遂在席间送给沈浩美元5万元。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此后沈浩又多次收到贺某美元30万元、英镑13万元、欧元16万元,黄金4500克(价值153.7485万元)。


据说,沈浩在省煤业集团任董事长时,有一人经常由沈介绍承揽个煤矿有关的技术改造项目。沈到延长石油后,他就跟到石油行业做生意。


此人牵头与定边采油厂签了一份油井技术服务合同,总金额达6000万元,据说,采油厂没得到任何效益,他本人获利已达5000多万元。


同样的方法,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与吴起采油厂也签了一份技术服务合同,获利当然也很丰厚。


业内人士都知道,此人的妻子是沈浩的情人,而且关系保持了十余年。


第五部分


此次《沈浩受贿案起诉书》披露了其贪腐的更多故事:


收受陕西**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姚某某所送欧元20万元、黄金2000克(价值67万元);


收受宁夏**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某所送200万元;


收受**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袁某某所送美元10万元、金盘1个(价值98万元);


收受陕西**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某某所送美元 15万元、港币10万元、加元3万元,无偿使用杨某某提供住房1套(租赁费41.1078万元);


收受浙江**液压元件有限公司原股东郑某某所送115万元;


收受陕西**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某某所送121.4624万元......


2015年3月,沈浩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要做建设“美丽中国”的排头兵……结果我们都看到了,昔日陕西能源领域的这位掌舵者,紧跟一些老领导,成为败坏陕西地方生态的排污渠。


沈浩,浩浩荡荡,会否有后来人?其实我们都知道,最重要的,是如何根治这渠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