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九天山4A景区,拖欠农民工近千万工资3年无着落

时间:2021/1/12 22:18:14 赞:0 踩:0 阅:544 标签:九天山

绪刚说事【商洛九天山4A景区,拖欠农民工近千万工资3年无着落】

原3A级九天山景区位于商洛市柞水县,这里风景秀丽怡人,交通便利,一度成为陕南有名的避暑休闲旅游胜地。旺季时游人如织,经营收入也相当可观。2016年还成为商洛市及柞水县政府的重点建设及观摩项目,并在评比中排名商洛市第一。鉴于九天山景区发展潜力巨大,柞水县政府2017年9月决定对九天山景区进行4A创建工作,并于2018年年底获得国家4A级旅游景区。然而,好景不长,4A级九天山景区在全新开园运营1年半后,却因为长期拖欠数十家建设单位工程款和近400多位农民工工资近3千万元,以及几十名员工近百万元工资而面临瘫痪和被摘牌的局面。

政府为创建“4A”景区欠下近3000万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

据当事人反映,九天山景区创建4A工程是2017年9月19日柞水县人民政府专项问题会议纪要定的。会议是受柞水县县长崔孝栓委托,副县长朱雪彬主持召开的。由于县上要求创建时间紧,任务重,筹措的资金不足,所以当时工程都是承包方或个人先行垫资建设。

一位曾经为景区施工的工程承包人说,他们从2013年起参与陕西源泉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九天山景区)滑雪场、拦河大坝、游步道、游客服务中心等工程项目建设,特别是在2016年重大项目观摩前期,在时间紧、缺资金的情况下,柞水县政府、县溶洞管理处、源泉公司领导多次找到他们,承诺让他们保质保量完成任务,观摩结束后想办法给结账。他们想尽办法借高利贷垫资背负巨额债务先将工程做完,结果观摩结束后却没有拿到一分钱。现在过去3年多了,仍然以各种理由推脱,他们多次维权无果,还因为欠民工工资无法支付导致农民工将他起诉。被逼无奈他于2019年2月12日将源泉公司起诉,4月9日法院判决源泉公司支付拖欠的4722313.75元工程款及工人工资,但至今仍未执行到位。

另一个施工单位的负责人告诉笔者,2017年9月下旬,柞水县溶洞管理处按照县政府的要求进行4A景区进行打造,2017年10月25日柞水县人民政府下发柞政督字<2017>38号交办通知,陕西吉弘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按照交办要求,依照景区提升方案对游步道、景区绿化、景观桥、木屋、木亭、厕所、休息平台、标示系统、停车场、游客服务中心等进行改造施工。因工程量大,工期紧,采用边设计、边招标、边施工的方法进行。

2018年12月17日陕西省旅游资源开发管理评价委员会以(2018)第2号公告确定九天山为4A级旅游景区。该项目历时2年来,陕西吉弘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未收到分文工程款,同时导致大量的民工工资无法兑付,工程材料款尚无着落,公司负债累累无法维系。

还有一位建设方心酸的说,他们和很多承包方是2017年9月份看到“柞水县政府关于九天山要创4A景区的会议纪要文件”才介入的,又是由柞水县溶洞管理处牵头负责,怎么看也是个靠谱的政府主导的项目。就本着为建设美丽柞水和为政府分忧助力,就多方筹措资金,全额垫资,没日没夜,顶风冒雨,加班加点的投入到工程中。因为柞水县政府要求建设工期紧任务重,所以为将这个工程尽快如期干完,当时工地上200多人同时施工,顶着烈日和连阴雨,克服重重困难,风雨无阻,顺利如约完成了建设任务,只等待年底验收及补办手续,但当时管委会一托再拖也没补手续和验收。等到第二年溶洞管委会主任告诉柞水县政府不能再增加债务。2017年11月,商洛市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国企)收购了源泉公司,随后九天山景区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商洛文投公司。后经县政府协调将债务移交给商洛文投公司,当时他们多家建设方均不同意,在商洛文投的反复承诺下,他们才同意。不想从此陷入了一个又一个泥潭,感觉一步步走进人家的圈套,3年了还没有拿到一分钱,回想起来是政府把他们骗了,经多次找柞水县政府及商洛文投公司均协商无果,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哪要回自己的血汗钱了。

层层推诿家家甩锅3年没结果数十家承建方和四百农民工讨薪无门

为建九天山工程,多家建设单位还从银行和民间贷款,由于县政府工程款没有到位,贷款无法偿还,先后被银行告到柞水法院,多家公司账户被冻结划扣,有的个人和家属甚至全家还被拉入失信人员黑名单。方姓建设方就是众多受害者之一。他说他的账户被封信用失信,使日常工作生活陷入困境。万般无奈之下他四处举债给法院交了10万元,才将他妻子的黑名单解除,他父亲也查出患有胰腺癌。工程自己垫付了180多万要不回来,加上巨额贷款压得他实在扛不住了,在病床上的父亲怎么办?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帮帮他的家庭,给他一条活路。

绪刚所至,观天说事:笔者接触到先后参与到九天山创建4A景区工程建设的数十位农民工,提到该工程他们既愤怒又无奈。他们说,他们大部分都是土生土长的柞水人,就是想把家乡建的更好才无怨无悔的加班加点的干活,可现在3年多了工资还没有拿到手,很是心酸。由于没有拿到他们的辛苦钱,现在有的人家里老人生病孩子上学和日常生活都是靠借钱解决;有的借钱又还不上,逢年过节四处躲债过着非人的生活;有的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跑只好背井离乡,到外地谋生。

2019年1月22日60余名债权人去商洛市信访局,市劳动监察大队及农民工维权办和省信访局,最后经柞水县组织部胡部长协调了200万,以5%的比例支付了一点微薄的工钱,他们才勉强能回家过年。

2019年8月,建设方和农民工又去找商洛文投公司讨要工程款和工资,答复是没钱。12月份年关将至,又去市文投公司讨要工钱,商洛文投公司董事长任志林说再给想办法,但一直也没结果。后他们又去了商洛市信访局、市劳动监察大队及农民工维权办,经和商洛文投协商说给100万,但一直等到快过年了也没等到。没办法他们又去了两次省信访局,最后是柞水县政法委段书记接待的他们,说给解决,但他们一直等到腊月三十也没等到一分钱。一直到今年的三月他们又去找了段书记,找了商洛文投公司、市信访局、省信访局,均没有任何结果。

空壳收购 官司缠身 债台高筑 商洛文投涉诉案件超50起

据当事人提供的资料统计,诉讼源泉旅游公司及其控股公司和商洛文投的多达50多家,包括西安市雁塔区法院、柞水县法院以及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都已经判决,但因为商洛文投公司无力支付而根本无法执行。2019年年底,市文投公司董事长任志林在承诺年前支付民工工资100万元,至今拖欠未支付,导致很多农民工正常生活得不到保障。

笔者按着知情人介绍,从网上调阅到有关九天山创建4A景区工程建设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引发起诉商洛文投公司的案件竟然多达57起,其中不包括调解至今未执行到位的案件30多起,这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众多承建方还向笔者控诉,商洛文投公司实际是个赤裸裸的“空壳公司”,商洛文投公司全面接管九天山景区后,按4A创建要求将投入3000万用于景区全面升级改造,实际至今资金从未到位。众多承建方回顾建设4A景区过程,纷纷有上当受骗的感觉。他们表示这项目纯粹是满足了有关方面的“政绩”,政府还申领到了巨额财政专项补助资金,可谓“名利双收”,而实际却伤了成千上万“爱柞水建柞水”人的心。

多家承建方负责人还说就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最近找到了商洛文投公司董事长任志林,任答复称现在依然没有钱,无法解决。并说现在商洛文投公司也在积极通过招商化解问题,如招商不行下一步将走破产程序。多家承建方和农民工听到这个信息,无不后怕。如果商洛文投公司破产了,他们近3千万工程款和农民工血汗钱今后该向谁去要?何年何月才能拿到手?眼下即将又到年关,没有拿到血汗钱,400多人400多个家庭又该如何度过年关。

点评:莫让“政绩”伤了民心

九天山创建4A成功对当地和群众来说可算一件大好事,怎么会变成一个“闹心工程”呢?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是流传千百年来的为官之要。但在现实中,往往有部分官员不能领会其中的深意,想事情、干工作常常以为民之名行利己之实,造景建楼、大兴土木,急于求成,看似是为民改善环境、提升城市形象,实则只是为了追求政绩而已。类似九天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民生工程”最终建成了“闹心工程”,其危害极大。况且九天山这样的“政绩工程”还是善良的柞水人在政府资金不到位的前提下,解政府之忧,全额垫资、背负高利贷、加班加点、牺牲小我、用心血创建成功的。创建成功不久就关门,近3千万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无人管,这样的工程不仅耗费了资源、浪费了资金,更伤害了民心、贻误了发展,可谓是贻害无穷。

当然导致九天山景区关门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商洛文投公司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有企业,对私营企业进行收购后,应该按照协议资金到位,科学决策、管理、发展,使其更上一层楼,而不是不作为、乱作为,把一个原本好端端的企业搞垮。使先后投资数亿元的景区,却长期关门歇业,这种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不仅坑了个人,也坑了国家。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当地政府应该尽快切实转变职能,努力打造服务型政府,坚持以“三严三实”要求来谋事创业做人,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坚持群众的主体地位,时刻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积极想办法筹资金,尽快解决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让群众得到应得利益。这样既维了稳又挽回了民心。今后科学决策、打好基础、立足长远、踏实工作让人民群众得到更多更好的实惠,才是为官从政最大的政绩。

来源:@新浪微博 绪刚观天


评论一下

发表评论

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请登录注册